【发声亮剑】求学者的心程

发布时间:17年10月15日 信息来源:团委 编辑:兵团团委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兵团团委

五师垦区人民法院大学生志愿者   

塔西古丽·艾合买提

 吾布力喀斯木·买吐送大叔的《致维吾尔族同胞觉醒书》让无数感同身受的维吾尔族同胞掷地有声的传达了自己内心的想法,高声批判三股势力给我们带来的伤害,鲜明的表明了与破坏民族团结的分裂分子势不两立的决心。作为一名维吾尔族大学生,我也想说说我的所感所思。

我叫塔西古丽·艾合买提,是一名出生在新疆伊犁一个农村的维吾尔族女孩,2016年7月大学毕业,应国家政策参加大学生西部计划志愿者项目,现服务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五师博乐垦区人民法院。回想我求学这11年,是国家的良好政策让我有机会走出去,接受优秀的教育。内初、内高班的学习生活对我而言是这一生最为难忘的经历。四年首都的求学让我们和北京产生思想上的碰撞,从不相识到最后让他们对畏惧的新疆印象有所转变。原以为我高中四年已经结束了各种对新疆印象的问答模式,没想到这才是开始。大学是在一座美丽的海岛城市上的,还记得第一次进到宿舍时,舍友们向我投来的诧异的眼光,和那句“你名字好长,我背了好几天”,我则是爽朗的从名字开始给她们介绍自己和我出生的地方,渐渐的这种介绍和各种宣传已经成了我大学四年不可少的部分。不论是对同学还是对销售员或者兼职时遇到的人们,都会耐心的、以一种宣传的平和的心态告诉她们我所生长的地方并非她们所想象的那般落后和暴恐不停歇。我从农村走出去,接受了高等教育,享受了国家提供给我们的良好政策,也切身听到了外界对新疆的标签化的评价。

在外这8年时间,从起初的问自己,为什么他们会问“你们骑马上学吗”这种幼稚的问题,到后来的与同学们的对话,慢慢了解他们对新疆的印象完全因极端分子的暴恐事件走向一个圈,圈内大多是连发的暴恐事件,圈边缘仅存新疆美食和美景。俗话说的好,除恶要连根拔起才行,这种印象也需要让它渐渐被正确的导向替代。我作为一名维吾尔族大学生,一位班级团支书,我利用自身从小学汉语,沟通无障碍的优势以及积极阳光的心态,与同学们交谈,向他们宣传新疆标签化的背后的原因和新疆的真实模样。通过四年努力,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不仅结交了一群好友,也把我印象中美丽的、快速发展的,以及生在这块土地上质朴热情和拥有无限创造力的人们从我的行为举止和交流中呈现在了从未来过新疆的他们的面前。这是我在疆外求学8年的感受及一部分付出,我们有无数这种因国家良好政策出去求学,一群兴致高昂的年轻人,一群追梦人在求学的同时还要为“三股势力”恐怖分子的所作所为埋单,因他们的极端思想,让新疆这片净土带上染有血的标签,因为极端分子的恶行,让外界畏惧新疆,以及新疆人。极端分子是身为新疆人的我们的共同敌人,更是全世界爱好和平团结的人类的敌人。

 “三股势力”为了达到他们分裂祖国的罪恶目的,打着伊斯兰教旗号,编造异端邪说,通过各种方式,从意识形态、伦理道德、风俗习惯等方面进行宗教极端思想渗透,对宗教人士进行全方位的腐蚀、煽动和蛊惑,更是把黑手伸向校园,设法利用宗教极端思想毒害、腐蚀青少年,成为宗教和谐的最大威胁。在信仰上极端化、行为上狂热化,它已不再是宗教本身,更不是伊斯兰教义所在,这是宗教蜕变的异化现象。近年来所发生的多起暴力恐怖案件,暴恐分子杀害无辜群众,制造社会恐怖和民族分裂,破坏新疆社会稳定、经济发展、民族团结,破坏各族人民的幸福生活,因此,宗教极端势力已成为新疆社会稳定最现实、直接的严重危害,成为破坏新疆形象及无辜维吾尔族人的形象,更是影响中国在国际社会上的发展。因此,我们必须坚决依法严厉打击。

 作为一名大学生,我同无数同胞一样,憎恨这打着宗教、信仰以及习俗的名号破坏民族团结,破坏社会稳定的极端分子,我同无数大学生一样,要掷地有声的同他们抵抗。作为一名在生产建设兵团基层法院服务的大学生志愿者,我认为我肩负重任,这里是一个平台,是我可以继大学后继续宣传优秀文化的平台,这里是民族大融合的家庭,我需要做的就是做好自己的工作之余,将维吾尔族优秀文化同各民族同胞分享,互相学习,我们要像石榴籽那样紧密的靠在一起,让分裂思想无缝可钻。我相信,就像沟通交流能改变错误导向,只要我们各民族同胞心连心,爱护彼此之间的团结,我们的新疆必定更加美好。